张作斌的博客--[ 山东单县第二中学张作斌
我的铭言
我的相册
文章分类
文章搜索
请输入关键字:  
品味课堂

分类:尚未分类   阅读数:(39)   评论数:(1)   收藏数:(0)   发表于:2018-10-10 17:14:47
 品味课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单县二中   张作彬
下面这些文字,不是抄袭来的,也不能叫什么先进的理念,纯属一家之言,也非他山之石,都是自己的感悟和体验,当然也没有引玉之奢想。
小时候,跟邻居老爷爷练武术,老爷爷一个劲的念叨:“练武不练功,到老一场空”。一个劲地要求我们——站桩,站桩,站桩……,可站桩这活真地苦,十分钟下来,就腰酸背痛腿抽筋啦,于是,我们就偷懒,想尽一切办法的偷懒,结果,练了一大堆花架子,真地成了一场空。
最近,突然对老爷爷的这句话有了深刻的理解,理解的因由是对课堂的观察和思考,我发现现在的老师们也在做“练武不练功”的花架子。前几年,《中国教育报》曾用一个版面猛烈批评表演式课堂,还发表了编辑评论,大有炮轰表演式课堂之势头。可几年过去啦,表演式仍然大有市场,原因何在呢?老师们真地那么顽固,那么不可救药吗?我认为,老师是有责,但不是主要的,主要责任在于引领——功利的引领——表演式课堂能被领导认可,表演式课堂能获得进职称的各种证书,表演式课堂能帮助老师获得各种福利。这种状况下,老师当然安于表演式喽。
表演式经不起品味,课堂艺术来源于教师的教育教学功力。
品味课堂,就像饭后的闲情谈资,就像友人的喝茶狂侃,不带有针对性,也没有目的地,纵马狂恣,纯粹是一种消遣,一种佛家倡导的意境。
市教育局在今个暑假让全体高中老师参加了一次考试,让我认识到了学科素养在学科教学中的重要意义,当目光关注于学科时,我看到了集体备课的意义,集体备课应该是从名校学来的经验,可效益并不明显,原因何在呢?我们做的集体备课都是讲知识、讲流程的,实际上,集体备课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,那就是给学生预备一个思考的支架,为学生竖起一个思考的阶梯,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点,是一节课的突破口,当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就有意识地为之,结果发现非常有意义,有画龙点睛之功。每一章节,我们都可以为学生搜罗一个学习的支架,在支架的作用下,学生就有了思考的拐杖。一节好课,好支架是前提,它能让学生学习有方向、有抓手、有动力,建立一个好支架是一节课活起来的起点,是最重要的东西,集体备课应该是寻找这个支架的,当然支架不会是唯一的,但应该有最优的,我们寻找的就是这个最优的。支架的作用,就是让抽象的东西变美丽、变直观、有系统性,这就是我说的,一节好课的第一大要素,创造一个好支架,扶起一个思考的好阶梯。
我过去一直倡导“模式教学”,那是对现有教育状态来讲得,对改良现有教育状态有一定的意义,但其中的缺点也是很多的,容易形成固化思维。有了“支架”思维后,我就开始做“动态课堂”,要根据课堂内容动态处理,寻找最佳“支架”,最佳“模式”。仔细想来。我们的教学就在模式中,这个模式就是我们的教学习惯,它有它本身的优点也伴有自身的缺点,这个缺点就是固化思维,对接受新思想、新理念会有阻碍作用。
课堂的第二大要素就是本节课教授的知识,我常把老师的一节课比做一个厨师做出的一道菜,教授的知识就是这道菜的主料,对主料的理解、梳理、系统、重难点的把握和处理智慧,对上好一节课是非常重要的。主料和支架往往是相辅相成的,支架是突破主料的点,是智慧的切入点,寻找突破主料的切入点就是寻找支架,主料也会因为有了这个支架而变得生动易懂。哲学讲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对任何东西的突破都要从一开始,这样才更容易有效益有效果。哲学似乎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,但现实生活中我们会很容易发现,哲学好多时候都是一些常识性的东西的提炼,它能让我们事半功倍,它能让我们走入正轨,既能明辨方向也能提高效益。在教育学上,有个分析教材的片段,就是对主料的加工过程,这个加工效益直接决定着课堂效果。
我们知道,厨师做菜离不开佐料,离不开工艺。内容虽小,作用却大。试想,如果没有了佐料的参与,菜的味道必然不咋地,顾客当然也不爱吃了。所以,我将其作为课堂的第三大因素,这个因素在现实中并没有被重视,原因是不易实现,需要教育功力。佐料的作用是味道,这就要求老师要有味道,要有魅力,要让学生感觉出有意思,有趣味。也可能是几句妙语,也可能是生动的体语,也可能是智慧的顿悟,真正的佐料在学生对知识领会的顿悟中。在佛教中,顿悟是积功德的,由此可见,顿悟在教学过程中是非常有意义的。还有一个佐料,那就是“清”,“清”是一个非常好的佐料,利用好了,会产生不错的动力,学习动力来自何处?佐料是其中的一个渊源。老师的味道来自于老师的修炼,读起书来,研究起来,思考起来,长此以往,味道自然到来。老师的这个修炼就是提炼老师的文化,文化是味道之原因,是最好的佐料。累不是因为你干得多而是因为你不会干,一个每天疲惫不堪的老师是不可能有好得教育效益的,教育本身不是个沉重的活,应该是个愉快的事情,干嘛把它干得那么悲伤。
一道菜出来,除了支架、材料、佐料外,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,那就是火候,这也是个不好把握的东西,但对于一节课来说也是不可或缺的,厨师师傅靠得是经验,但也不仅仅是经验,还得有智慧的支撑。英国有个大哲学家叫培根,他就非常尊崇活力的,活力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就是激情,激情的意义在于抓住教育时机,这个教育时机就是我说得火候,抓住了火候,一个会心的眼神,一句简短的妙语,于是满堂精彩,智慧与愉悦纷呈,一节课的高潮在短暂中到来。现在课堂,要求老师有激情,原因大概在此,如果不知就里,激情也就浪费去了,激情的意义在于抓住火候。
你可能感觉我叙述的不够明晰,那就对了,老子在《道德经》中有叙述,“道”是很难阐明的啊,只能靠自己的修炼和体悟。当老师,修炼自己,不要有功利心,它只是我们该做得,好多老师没做那是我们的欠缺。在美国和日本,每个老师都是专家,因为他们都是一个阅读者,一个修炼者,一个思考者,这并没有什么,这就是一个老师该做的,无可厚非也无需褒扬。我们的教育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,我想根本的原因就在于此吧。
家长和老师总是埋怨学生不好好学习,不认真听课。可一个厨师能埋怨顾客不爱吃自己炒的菜吗?孩子是家长的作品,作品不好,应该是作者的原因吧,怎么能归罪于作品本身呢?一个老师的课堂干干巴巴,粘稠不堪,你能埋怨孩子不好好听课吗?要想改变孩子先要改变成人,成人也要讲道理啊!
刚刚看完一个甘肃籍的作家的两本书,是上下册,都是中短篇集合而成的,按卷感叹,不胜愤愤:里面的内容不是仇杀就是三角恋,总之污秽不堪。梁启超先生说过:“欲新一国之民,不可不先新一国之小说”。如果书中的内容污俗不堪,那又能如何改变人呢?
文化的不清晰,让人心浮躁,功利,短视。教育的不深刻,让教育因子纷纷脱落,单一的格调造就了教育生态的失衡。但不要悲伤,因为这只是个过程,几千年的中华文化让一切的不和谐都会成为过程,当全世界都在关注孔子的时候,都在向孔子为教的时候,作为孔子的故乡人,我们没有不憧憬未来的理由啊。
“练武不练功,到老一场空”。老师也要练起功来吧。
最新评论:
  张作斌
2018-10-10 17:17:41
总是不能耐下心来把一篇文章修改一下,这是个不小的毛病啊
发表评论:
验证码:    85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