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作斌的博客--[ 山东单县第二中学张作斌
我的铭言
我的相册
文章分类
文章搜索
请输入关键字:  
张堌堆

分类:尚未分类   阅读数:(13)   评论数:(1)   收藏数:(0)   发表于:2018-9-28 15:21:07
 张堌堆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单县二中   张作彬
这里,没有崇山峻岭的伟岸、秀美;这里,没有大川湖海的浩渺、激荡;这里,只有平原,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平原,一马平川的辽阔。
这就是我的家乡——鲁西南大平原。
这是座古老的县城,就像一位智者,静静地卧落在大平原的掌心里。祖先们,在几千年的时光中,和着风、沐着雨、就着阳光、吟着月亮,在时空的大碗里,孕育了芬芳的文化,培育了伟岸的历史。在这人杰地灵的沃土里,源远流长的故事们,牵着手、伴着舞、撒着欢,在这大平原的辽阔土地上荡漾着、蹁跹着。这些文化的使者们,用她们美妙的舞姿、用她们曼妙的意蕴、用她们温润的善良,造就了善文化的根基,造就了中华文化的一颗璀璨的明珠。
张堌堆位于县城的东南角,是这座县城的伴娘,也是这座县城生发故事、存放故事的地。从头到脚,张堌堆,都散发着文化的芳香,都流淌着历史的悠久。张堌堆是用故事垒摞起来的单州品牌,是善文化的根。
张堌堆弥漫在历史的烟云中,曾长期地被冷落,它耐得下了寂寞,忍受下了孤独,平静地仰卧在荒凉的茅草中,只与死人叙话,只与宇宙聊天。它的平静、它的荒凉、它的冷寂、它的辽阔,造就了它神秘的面纱,造就了人们敬而远之的神物,造就了众多的恶和众多的善。宋朝时一群恶人藏匿于此,装鬼弄神,为非作歹,残害百姓,后来,竟然把朝廷命官——单父宰给弄死了,于是,朝廷震怒,派宋朝名臣——包拯任单父宰,包拯多方私访,巧施妙计,将一帮妖孽烧死洞中,留下了《老包捉妖》的千古传说,也留下了老包捉妖的残洞遗痕。抗日战争时期,日寇的铁蹄打破了鲁西南大平原上的平静,鲁西南人民生活在了水深火热之中,东北危机、中华民族危机的呼声响彻在大平原的上空。中国人民没有被吓倒,鲁西南人民没有被吓倒,一群仁人志士,利用张堌堆的荒凉和隐秘,昼伏夜出,打击敌人,给了敌人重创。后来,由于叛徒的出卖,日寇清剿了这群仁人志士,将他们全部烧死洞中。解放后,杨得志将军专程来到张堌堆,垂泪悼念战友,栽下青翠柏松,成就了张堌堆的又一景。
“张家的堌堆,王家的林,里面埋着李家的人”。这是一个美好的爱情传说——本是张家的堌堆,因年久荒芜,让王家开辟了一片林地,王家是本地的一个大户,王家的姑娘自幼与马家定了亲事,后来马家家道衰落,于是王家就悔了婚,可王家姑娘是个坚贞的人,一根草绳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,进了自家的墓地,可巧,就在王家姑娘下葬的当晚,一个李姓小偷掘开了姑娘的棺木,想盗窃些陪葬的宝物,可刚掘开棺木,姑娘竟坐起身来并发出了喊声,李姓小偷吓得一头栽进了棺木里。自此,王家姑娘和马家公子不见了踪影,应该是成就了一段美好的姻缘吧。还有说,在明朝时,一位单父籍将军,刚正不阿,疾恶如仇,被坏人所害,割下了头颅并毁坏了头颅,朝廷念其功高,为将军铸下金头并厚葬于张堌堆,多少盗墓贼贪念金头逡巡于张堌堆,多少年过去了,将军的墓成了谜,将军的金头也就成了一个美好的故事。
前些日,修路,在张堌堆的北邻,挖掘机挖出了清朝一亳州太守的墓葬,也挖出了一大堆的宝物,其中有一个墓碑,据上面记载:张姓太守告老还乡途中,路过张堌堆,看中了此地乃风水宝地,于是决定在此居住筑庄,繁衍后人。几百年过去了,太守的后人竟成了一个大村落,这就是“张溜村”。
这里的每个脚印都透露着文化的芬芳,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流露着历史的烟云,这里的每一个坑洼都溢满着诱人的故事。这是块善文化的发源地——善卷聪睿的目光,智慧的额头,伟岸的身躯,如光,如雨,如风,沐浴着这里的每一寸土地,滋润着大平原上的生灵万物。
历史将张堌堆推进了盛世——在改革开放的大潮流下,中华民族开启了伟大复兴的新时代。
决策者们在张堌堆的周围建起了一个大公园,把张堌堆美美地修缮了一番,张堌堆也因此旧貌变新颜,成就了一个有历史文化底蕴的景点。平原地的人们开始了与张堌堆的近距离亲近,张堌堆也剥下了它神秘的面纱走进了平常百姓的生活,成了老百姓享受生活的地,感受文化的地,体验历史的地。
一个深秋的早晨,我来到了张堌堆。
金色的太阳透过松柏树的枝杈让张堌堆恍若仙境,我沿着大理石的台阶拾级而上——鸟儿在两边的柏树枝上跳跃鸣唱,在深秋里凝重下来的草木像个深深思考着的哲人,静静地垂立着。到处挺立着装满故事的石块和墓碑,顶端的《望江亭》像善卷老人的慧眸慈祥着每一个游人。猛地,我被顶部的几株松树吸引,它耸挺的模样,从容的意态,像大画中的留白震撼了我——这就是大气,文化布设的大气。
我信步其间,左右逡巡——欣赏着风景,品味着历史,体验着文化。一会儿触景生情,一会儿又与历史絮叨,一会儿和友人调侃,一会儿又和智者辩道,我有点如痴如狂,而心中又真真地幸福满满。
我知道,我成了张堌堆的友人,成了张堌堆的信徒。
最新评论:
  张作斌
2018-9-28 15:25:49
一个星期五的下午,没有课,在办公室坐着无聊,写下了上面的文字。结果发现,闲下来心里却空落,干起活来,心中才充实。
发表评论:
验证码:    278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