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恒民的博客--[ 房村教育工作指导中心赵恒民
我的铭言
学者如取水,终日取而不能逾其量。操瓢者止于瓢,操盎者止于盎。故善学者不自溢其器。
我的相册
文章分类
文章搜索
请输入关键字:  
周瑟瑟:诗是一只蟋蟀

分类:尚未分类   阅读数:(72)   评论数:(0)   收藏数:(0)   发表于:2018-9-5 15:03:23
周瑟瑟:诗是一只蟋蟀
 
诗是什么?对于孩子,诗就是爱。爱大自然,爱亲人,爱朋友,爱你自己,爱生活,爱世界。这是我给诗下的定义,但诗是具体的,是看得见,可以感觉到的,诗还可以发出叫声,诗就在你耳边。我要找到它,并将它送给孩子们。
我想给孩子们编选一套与他们的心相呼应的诗集,在一个人以最单纯、最美好的想象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,不可能没有诗歌相伴。但什么样的诗才适合孩子阅读呢?首先,我认为爱的诗是孩子们最需要的。因为爱,可以打开一个新的世界。
我还没有上学之前,就喜欢听草丛里蟋蟀的叫声,喜欢追着牛犊在晨雾里撒欢,上学了,我与哥哥争抢着看连环画与故事书,慢慢地我喜欢上了诗,准确地说是诗发现了我。诗在我的生活里,就像躲在草丛里的蟋蟀,它们在我似梦非梦的年龄一直在呼喊我:你过来你过来,我就在你的头发里,在你的衣服里,在你家池塘边,在你的课桌下,在教室窗外的树上。我跑去找,咦!诗真的就在那里,它那么轻盈,弹拨着细小的触须,它静止不动,它是孤独的,又是胆怯的,它需要我去触动它,于是我在本子上歪歪斜斜用铅笔写下了第一首诗。
我发现诗是会叫的,只要我捕捉到了它,诗就在洁白的纸上跳跃起来,向我扭动着,向着我飞过来了,它有时吵闹,有时安静。诗是我的想象,是我最初的文学作品,是我看到的周围的新鲜东西,是雨滴打在眼睛上,是青草割破了我的手指,是我睡着时风从我的胸口上吹过,诗围着我跳舞。
我从小就感受到了诗给我带来的快乐,越小越能享受诗的简单、明快与自由。我从1985年开始写作真正意义上的现代诗歌,故乡的一切都可以进入我的写作,那里是楚辞的故乡,现在读来我那时的诗里有音乐与节奏,有一个乡村少年的忧郁与快乐,有我对吟唱风格的浓厚兴趣,但人总是要长大的,我吸收了现代诗歌里更多的营养,我阅读到了国外翻译过来的现代诗歌,那些经典诗歌在我成长过程中给我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。诗歌语言就像一颗干净的露珠,而我依然是那只躲在草丛里的蟋蟀,我如饥似渴地吮吸着露水,现代诗歌在我青春成长过程中向我打开了另一个美妙的世界。
诗是柔软的,像夜色慢慢沁入梦里,诗又是黎明穿过漫漫长夜来到我家门外,它一点点地从窗子缝隙透进来,照在我的被子上,哦!诗亮了,该起床了,于是一家人穿衣起床,用清水洗脸,那个时候,诗就是滑过我面额的清水,就是迎面照射而来的朝阳。
诗是爱,只要你愿意接受它,它就会成为你成长的一部分。诗是那只在你熟睡时还在唧唧叫唤的蟋蟀,它不知疲惫地给世界一种轻柔的声音,诗在告诉你,你不是寂寞的,你的内心有诗一直醒着。
 
最新评论:
发表评论:
验证码:    5167